案例分析-儿童听力问题要“三早”

更新时间:2018-10-12 13:22:43  阅读:483

儿童听力问题要“三早”

案例分析

患者病史

伍XX,男,2014年7月28日出生,足月顺产,否认感染史,否认家族遗传史,否认耳毒性药物史,出生后第三天出现黄疸,未接受照光治疗,未接受过新生儿听力筛查。

耳声发射检查



双耳OAE未通过

声阻抗检查



226Hz右耳A型曲线,左耳As型曲线

听性脑干反应检查







双耳500HZ TB-ABR>100dB nHL,click ABR >100dB nHL,骨导ABR >50dB nHL。

多频稳态反应检查



左耳:500HZ:100dB nHL, 1000HZ: >100dB nHL, 2000HZ: >100dB nHL, 4000HZ:>100dB nHL

右耳:500HZ:90dB nHL, 1000HZ: 90dB nHL, 2000HZ: 100dB nHL, 4000HZ:>100dB nHL

诊断:

双耳极重度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

干预方案:

因孩子已满3周岁,在此之前从未进行听力干预与康复。王教授建议应尽快抢救性进行听力干预!考虑患儿听力损失较重,助听效果可能有限,并且家庭条件艰苦,王教授建议配一借一,先进行助听器配戴,同时并申请耳蜗国家项目,待国项申请到名额,且助听器配戴3-6个月,可进行人工耳蜗植入,但要在三岁半之前尽快植入。

分析讨论



1、这个患儿未进行听力筛查,导致家长未能及时发现孩子听力问题,错过最佳干预时间,应加强重视听力筛查的重要性。

2、此类孩子听力损失较重,助听器效果可能有限。考虑效果与经济因素,干预时可以选择助听器配一借一,根据年龄等情况配戴3-6个月复查观察助听器使用效果,若助听器效果较好可以选择继续配戴助听器,若助听器效果甚微,需尽快(三岁半之前)进行人工耳蜗植入。人工耳蜗可以选择国家项目,但若国项在三岁半之前没能排到名额,可以考虑杭州项目。

杭州国际听力中心介绍

1、专业的学科背景

杭州国际听力中心是浙江中医药大学耳聋康复研究所和杭州市聋儿康复中心的门诊部,隶属于浙江中医药大学和民政厅管理的浙江省AAA级事业单位。

是浙江中医药大学 听力学院临床听力学专家门诊及实践教学基地。是定期国内外专家门诊及台湾 人工耳蜗 会诊中心。浙江听力与语言康复医学 专业委员会主委单位。 我们还有人工耳蜗 和耳聋基因门诊,北京同仁医院 听力中心,中国聋儿康复中心,台湾 振兴医院耳鼻喉科专家每季度定期前来现场会诊指导。 2、先进的技术检查设备 门诊有业内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可以更加全面地对患者的听力进行客观主观双重判断,使测试结果更准确,从而才能更好地进行听力康复的指导和评估。以下项目都是有设备可以检查的。主观检查(听力检查的精标准):1)纯音测听
2)行为观察测听:行为观察测听(0-6个月)、视觉强化(6个月-3岁)、游戏测听(3岁--6岁)。

3)客观检查: (1)耳声发射 (OAE):诊断型耳声发射,比用于新生儿筛查 用的耳声发射,更准确,可以进一步确诊是否具有听力损失。 (2)听觉脑干诱发电位(ABR/骨导ABR):听觉脑干诱发电位,是客观评估听力损失的检查,可以在儿童睡着的状态下观察其听觉通路的情况。 (3)多频稳态诱发电位(ASSR):可以分频率地检查儿童各个频率的听力损失,从而判断其听力损失的类型,以便进行听力的康复指导。 (4)高分辨CT、MRI (核磁共振 ):检查是否有大前庭,可以提前一周预约。 (5)耳聋基因筛查:对于遗传性听力损失的儿童可以对其进行基因筛查,从而减少听力损失婴幼儿的概率。 (6)声阻抗检查:检查是否有中耳炎 。 (7)助听器评估设备:声场测听评估佩戴助听器或耳蜗 效果的检查。 (8)脑干诱发电位(chirp-ABR 气导、骨导和声场检查):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脑干诱发电位,不仅可以用于对裸耳听力损失进行客观检查,还可以用于助听后的评估。是全国唯一一套客观评估助听器或耳蜗 助听后的评估设备,可做普通的ABR(普通的ABR检查结果只能了解听力大概情况)或分频段的ABR检查(可以将助听前后每个点都检测出来,并能直观的知道佩戴助听器后小的声音能不能听到,讲话声能不能听清楚,都能准确评估,否则孩子戴了助听器效果好不好就不知道了)。 (9)助听器检测仪(真耳分析):可以在不需要儿童或高端用户配合的情况下,根据不同患儿或用户的听力损失情况及耳道大小,对助听器进行智能的调整,从而使助听器达到最佳符合儿童听力或高端用户损失的状态。而不只是简单凭借听力师的经验调试。 (10)此外还可以进行言语测听和言语训练等。 杭州国际听力中心检查费用实惠,且检查数据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