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享:重度听力损失儿童听力干预的正确方式

更新时间:2018-10-12 13:06:07  阅读:393

今天又见到北北小朋友了,乖乖把耳样取好,就要抱抱一定要坐腿上,心都化了。

这个孩子13年出生后确定听力损失,42天初步确认后就跑到各大医院确诊,各医院和多位知名专家均诊断为极重度听力损失等到一岁植入耳蜗。

家长在焦虑中碾转找到杭州门诊(请注意这时不到五个月),在详细检查后,依据美国儿童听力学干预指南,拿到孩子各频率的电生理气、骨导数据,并做了行为观察测试确定孩子双耳听力在100dB HL以内。



图一 孩子的脑干诱发电位(ABR)检查结果



图二 孩子的多频稳态诱发电位(ASSR)检查结果

右耳验配助听器,并用真耳分析和分频声场ABR作为评估手段,确认各频率各强度补偿达到标准。

反应差一侧(左耳),按照国际通行标准,先借用了助听器六个月,连续两次复查效果较好,一年后因评估效果较好,家长放弃人工耳蜗植入。

两岁后进入语训部康复为了得到更好的信噪比提高言语清晰度提高语训效果,又为孩子选配了FM系统。

跟大家汇报一下现在孩子情况,声场评估,双侧在40-45分贝,儿童言语识别率评估50-75分贝言语识别率大于80%。言语发育水平较好,在当地为康复范例。

因为专业所以信任,你需要的专业恰恰我有!回顾这个案例成功的关键:

1.早!60天确诊并且早期干预。

2.准!准确拿到各频率气、骨导听力及RECD值以及准确评估助听后效果。

3.勤!每年两次从郑州带孩子来杭州找史主任复查听力校准参数。





图三 史文迪主任在给孩子提供听力损失干预方案



图四 孩子戴上助听器的评估效果图

★史文迪主任 简介:

杭州聋儿康复中心副主任,浙江省康复医学会听力语言康复专业委员会首届委员,首批国家级助听器验配师,中国教育部听力学本科教材《实用助听器学》编委;赴温哥华总医院听觉医学中心进修学习人工耳蜗技术,先后对加拿大、美国、丹麦、德国、瑞士、日本等听力学发达国家进行听力学新技术的学习和考察。

史主任想告知大家的是:

1.电生理检测反应不代表没有听力,这个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2.人工耳蜗和助听器就像扳手和钳子,选择最合适!但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儿童干预标准,在人工耳蜗植入前必须佩戴合适型号的助听器评估观察效果。

不要因为麻烦就轻易判定,无论是家长还是听力师,你的选择决定了孩子未来的路。

总是认为一个优秀的儿童听力学家,要特别专业,要特别有使命感,要敢于挑战所谓权威。

让不可能成为可能,不要让你的不专业改变孩子的一生 。